白衣翩翩永远恰少年

“一个符合进步的胜利是值得人们鼓掌,但一个英勇的失败更应该得到人民的同情。一个是宏伟的,另一个,是崇高的。”2014的巴西,伴随着贺炜对哥伦比亚的送别语,J罗的首届世界杯之旅正式结束,而我的青春,也缓缓开始。

与足球、或者说与银河战舰的邂逅,应该是从南美内战,哈梅斯那一脚石破天惊远射开始。用八年后的话来说,也许是一脚射在了我的…心巴上。后来开始一点点关注着这个哥伦比亚的异域帅哥,当时还有好多人习惯称他为詹姆斯罗德里格斯,那个夏天,J罗以8000w欧的超高身价转会皇马,我与纯白军团,也正式相遇。

与许多人因为主队而选择游戏人物不同,在那会还如日中天的FIFAOL3里,爆种的贝尔、逆天的C罗,鬼魅的本泽马,倚仗又一张好用的球员卡,成为我进一步了解并恋上这支球队的理由。

也许是老天想考验一下儿时的我对这支球队的热爱,J罗在皇马的首个赛季,虽有辉煌的22连胜,却难掩四大皆空的黯淡。更令球迷心碎的是,球队元老卡西,还没在伯纳乌正式告别,就匆匆远走波尔图,那时的皇马,一度被称为最不懂“人情味”的俱乐部。新赛季,贝带湿走马上任后作妖作法,联赛被隔壁4-0狂屠,积分榜上的差距一度落后两位数。

所幸,与很多来来去去的冠军粉不大一样,带着一日纯白终生纯白的坚守,带着最“不近人情”的主席的不理解,带着陪这支球队走完低谷、期盼巅峰的希望,我选择坚守下去。这支小俱乐部,也用史诗般的三连,回馈了每一个美菱格的守候。

值得一提的是,18年欧冠决赛,恰逢我中考,带着对分数的敬畏,我当时一心想毅然决然地,把这场比赛抛之脑后。意外总是会来,春末夏初的花粉引发的鼻炎,让我鼻血流的比阿扎尔吃过的汉堡还多,时任班主任以为我是学习压力过大,吓的在决赛前夕,时任班主任,连夜骑他的二八大缸改装山地载人自行车,亲自送我回家,我答应他,调(kan)理(wan)休(jue)息(sai)后,我一定回去好好学习。就这样,我有幸没有错过,三连巅峰的每一个瞬间。

赢麻了的都是经典,输的够多才叫青春。在劳累的高中生涯,C罗远走亚平宁,皇马也正处于低谷的重建期,托退伍侦察兵教导主任的福,20个人的校队为了看球,手机被没收了30部,我也只有在老师防备松懈之时,偷偷打开体育老师办公室的电脑,贪婪的回顾着,住宿期间无缘亲眼见证的每个片段。那几年对于足球唯一的记忆或许只有两件事,学长喜欢梅西,我喜欢c罗,她喜欢学长,我喜欢她;以及在高中校队创造历史最佳成绩后,还是输在了12码前,无缘夺冠的心碎时刻。那三年的记忆正如C罗离开了皇马的故事,扑朔动荡、充满遗憾。

三年后的高考,也就是去年的现在,英语作文的题目是youth and me,在读题的一瞬间,我关于youth的思绪,好像全都聚集在了那一句句hala madrid…

高考失常未能如愿,可是我的主队,似乎总能如我所愿,是高中与前女友分手悲痛欲绝的那一晚,齐玄宗回归,带皇马夺得西甲第34冠的激情咆哮;是初中跨省转学,第一次远离父母后常郁郁不得志之时,幸逢三连巅峰的一次次鼓舞。是对未来完全不知所措的大学生活,五岳宗师安胖再夺双冠,我也开始渐渐去往人生新路途探索的指引。

没有人永远少年,但永远有人正值少年。就像七年时间,一批又一批球员更替不断,可皇马始终在那里,永远都是世界足坛之巅的那颗明珠。我的十几岁不会一直在,但皇马会在我心里一直存在,希望若干年后,当我在人生路途更进一步之时,当我要开始一点点挑起生活的担子之时,依然会记得,那个在深夜里呐喊,在人群中激昂,对主队一往如故,对生活永远会一腔热血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