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画家笔下的马拉之死:英雄还是恶魔(二)

两位画家笔下的马拉之死:英雄还是恶魔(二)

有意思的是,马拉的外貌也和他的心灵一样丑。历史学家描述他“个子矮小、形体畸形、面容丑陋”。他还患有学名为“疱疹性皮炎”(dermatitisherpetiformis)的皮肤病,特别是在他死前的最后几年,皮肤瘙痒难忍,还起水疱,唯一能够使他缓解的是泡在掺有药水的浴盆里,只能在浴盆里临时趴在旁边的桌子上处理事务,记下他可疑的“反革命分子”名单,然后迅速审讯,判刑,往往是不加审判便将他们送上断头台。

夏洛特·科黛(CharlotteCorday,1768-1793)生于法国诺曼底利尼埃附近的圣萨蒂南(Saint-Saturnin-des-Ligneries)一个贵族家庭,母亲是古典主义悲剧大师皮埃尔·高乃依的后代。小时,母亲和姐姐相继去世,父亲只好怀着极大的悲痛,把她和她妹妹送往诺曼底她姑母所在的卡尔瓦多大区的冈城(Caen,Calvados),进了冈城隐修院(CaenAbbaye-aux-Dames)。科黛就在隐修院的图书馆里,第一次接触到普鲁塔克、卢梭、伏尔泰等人的著作,完成自我教育。1791年之后,科黛就和姑母一起生活,不但是姑母亲密的伴侣,还是她产业的唯一继承人。

科黛一直对激进的雅各宾派非常反感,而倾向于温和的吉伦特派。1793年5-6月,吉伦特派被排除后,冈城成为反对国民公会“联盟派”的活动中心。由于受吉伦特派,尤其是吉伦特派的逃亡者夏尔·巴巴卢(CharlesJeanMarieBarbaroux,1767-1794)的影响很深,因而自愿去为吉伦特派的事业工作。

科黛不是保皇党,她憎恨马拉是因为,她认为,1792年的“九月大屠杀”(SeptemberMassacres),总计约一千二百名多数属触犯普通法而被捕的罪犯未经审判便被屠杀,马拉应负主要责任,还有另外几次事变的发生,马拉也是元凶。她还认为,马拉所鼓吹的处决路易十六国王是不必要的,她甚至相信,所有威胁共和国的伟大美德的焦点就都在马拉这个人身上。所以他应该被处死。

1793年7月9日,二十五岁的夏洛特·科黛离开姑母家,带一册普鲁塔克的《希腊罗马名人比较列传》,乘公共马车来到巴黎,在“天意旅馆”(HoteldeProvidence)的一个房间住下来。她带了一把刀刃长六英寸的大菜刀,并写好一份《致法律和和平之友的法国人书》(AdresseauxFrancaisamisdesloisetdelapaix),说明她将要付诸的行动,即杀死马拉的动机。她先到了国民议会,来实现她的计划,发现马拉已经不在会议大厅了。她于7月13日午前来到马拉的家,说是要告诉他有关吉伦特派要在冈城暴动的情况,就回去了。当天傍晚她又去了。马拉允许她进他室内,当时马拉正在浴盆里沐浴。于是,科黛向他口述所谓计划暴动的吉伦特派人士的名字。就在马拉一一记下这些名字,并称这些人将被送上断头台的时候,科黛从她的披巾下掏出那把菜刀,砍向他的胸部,刺穿他的肺、动脉和左静脉。马拉喊了一句:“救救我,我亲爱的朋友!”(Aidez,machèreamie!),就死了。

夏洛特·科黛没有逃跑,于是当场被捕。在“革命法庭”受审时,科黛声称杀马拉是她一个人的单独行动。她的无所畏惧的答辩有这样几句:

“我是为了拯救十万人而杀了一个人,我是为了拯救无辜者而杀了大恶人,为了使我的国家安宁而杀了一头野兽,在革命前,我就是共和派,我从来就是精力充沛,无所畏惧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