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母亲拒绝乔丹母校 从科比迷弟到队史得分王

他为母亲拒绝乔丹母校 从科比迷弟到队史得分王

他是从街头暴乱中走出来的NBA球星,从小看着乔丹和科比的比赛长大,是现役联盟中“濒临灭绝”的古典摇摆人。从温暖的洛杉矶南部,到寒冷的多伦多,他开疆拓土,成为了NBA版图里的北境之王。他就是猛龙当家球星德玛尔-德罗赞。

1989年8月7日,洛杉矶南部的康普顿市,弗兰克-德罗赞的妻子黛安诞下一子。对于弗兰克一家来说,这个男婴的降临简直就是奇迹,是上天赐给他们的一个礼物。因为在很早之前,黛安就被医生宣判无法生育。但黛安从未放弃,功夫不负有心人,直到34岁终于造人成功,35岁生下一个儿子,这也是黛安唯一的孩子。

这个孩子就是德玛尔-德罗赞,关于德罗赞的名“德玛尔”的由来,更是一个悲伤而又感人的故事。在黛安生下德罗赞之前,每年的母亲节,她的弟弟勒玛尔都会送来一张节日卡片。哪怕黛安被告知无法生育,勒玛尔依然坚持这么做,从未间断。

“我舅舅是唯一一个会在每年母亲节送给我母亲贺卡的人。”德罗赞成名之后,后来在采访中回忆道,“因为舅舅相信,我妈妈终将会有一个孩子。不管医生怎么说,他都不曾动摇。”

但不幸的是,在勒玛尔20岁那年,康普顿街区发生了一起暴力事件,勒玛尔在开车时遭到枪击,在最好的年纪永远离开了人世。为了纪念自己的弟弟,黛安将儿子取名为德玛尔。

在上世纪90年初,洛杉矶地区还发生了一起“罗德尼-金”事件,4名白人黑人青年罗德尼-金,打人视频被人拍了下来,后来在美国各大电视台播放。白人警察最初被宣判无罪时,当地黑人群情激愤,聚众闹事,烧杀抢劫,引发了一场震惊世界的大暴乱。短短几十小时内,54人死亡,2328人受伤,1000多栋建筑物被焚毁。街头浓烟四起、满目疮夷,这番景象仿佛是刚刚遭到了猛烈空隙。

当时的康普顿,充斥着暴力、凶杀和毒品,不仅仅是在街头,就连让人放松和休息的公园里,也常常发生枪击事件。德罗赞的出生本就不易,再考虑到整个大环境以及舅舅勒玛尔的事件,德罗赞在成长过程中受到了父母亲的严加看护。

弗兰克是橄榄球和篮球爱好者,德罗赞想跟父亲学打橄榄球,但遭到了黛安的拒绝,因为她不想让自己的儿子被频繁地冲撞。于是,弗兰克就教自己的儿子打篮球。3岁的时候,德罗赞就开始在公园打球,而每一次,黛安或者弗兰克都会在球场附近紧紧看着德罗赞。他们这么做,不仅仅是保护自己儿子的安全,也为了让德罗赞远离街头帮派以及小混混们。

德罗赞虽然家庭并不富裕,但父亲的严格和母亲的开明,让他从小就感受到了完整的爱,对于他健全人格的形成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当时,德罗赞身边的朋友们,大多来自于单亲家庭,他们很小的时候就接触了街头犯罪,但德罗赞对此绝缘。

“德罗赞很小的时候就对身边最亲近的朋友说,‘我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学校和篮球上,如果你们不能跟我一样,那我们就别做朋友了。’那些不好的东西,德罗赞绝对不碰,他因此失去了一些朋友。”弗兰克说道,“时间久了,身边的朋友们慢慢开始理解,就连街上的小混混都知道德罗赞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而不再去烦他。”

至于德罗赞想做的事情,那就是成为一名NBA球员,这是他从小的一个目标。德罗赞与祖母的关系非常好,将祖母的名字纹在了自己身上。祖母最爱的球员是艾弗森,她每次都会跟德罗赞谈论艾弗森的事情。而年幼的德罗赞便会对祖母说,他一定能够打NBA,跟艾弗森同场对决。高二那年,德罗赞祖母去世,但他从未忘记对祖母说过的话。

幸运的是,老天眷顾,德罗赞天赋异禀,他长得很高,而且跑跳能力出众。在六年级的时候,德罗赞就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扣篮。当时是一堂体育课,为了在一群八年级的学长面前争口气,德罗赞尝试了他并没有太大把握的扣篮,结果一蹴而就。几秒钟之后,球馆陷入疯狂,德罗赞从此成为了学校里的小名人。

八年级的时候,德罗赞已经能够轻松地在正式比赛中完成扣篮,这吸引了当地高中教练的注意,包括本地康普顿高中的助理教练托马斯。

“我站在观众当中,看到了德罗赞的扣篮,发出了惊叹声。”托马斯说道,“我此前曾经在公园里的球场看过他打球。但那一次,我看到他在比赛中完成了扣篮,我顿时意识到他是一名特别的球员,他有着很好的机会。”

到了高中,德罗赞本可以去更受关注、实力更强的多明戈斯高中,这所学校培育了詹宁斯、普林斯和泰森-钱德勒等NBA球员,但他最终选择加盟名不见经传但离家更近的康普顿高中。

“我要把康普顿高中写进洛杉矶的篮球版图中。”德罗赞说道,“如果我在离开学校时做到了一些事情,这对我来说意义非凡,这里就是我的开始。以后的小球员们也会想,‘既然德罗赞在这里成功过,我为什么不能做到呢?’我想留在家乡打球。”

事实证明,德罗赞做到了。高一赛季,德罗赞场均就能够砍下26.1分和8.4篮板。而到了高四赛季,德罗赞场均已经能轰下29.2分和7.9篮板,率领康普顿高中打出了26胜6负的战绩,获得了摩尔联盟的冠军,他自己则得到了MVP奖杯。

那一年,德罗赞成为了全美最顶级的高中生球员之一,他入选了全美最佳阵容,获得了麦当劳全美高中生扣篮冠军,在耐克峰会上,他砍下了球队最高的17分。彼时的德罗赞,已经是誉满全美,乔丹母校北卡以及当时哈登所在的亚利桑那州大均提供了奖学金。

值得一提的是,德罗赞跟哈登与乔丹都有一定的渊源。德罗赞和哈登很早之前就认识,两人出生时间只相差几周,出生地点也距离很近,从小就是球场上的对手,在竞争中建立了革命友谊。在本赛季初,德罗赞风头正劲连续砍下30分+的时候,哈登就提到了德罗赞。

“德罗赞是我的好哥们。”哈登说道,“我非常高兴能看到他成功,成为联盟最顶尖的得分手之一。”

而乔丹则是德罗赞的偶像。在德罗赞的成长过程中,他是看着乔丹的比赛长大的。乔丹退役之后,在湖人效力的科比自然而然成为了洛杉矶人德罗赞新的偶像。德罗赞不止一次强调过自己是科比的迷弟,见证了飞侠从青涩球员到传奇巨星的历程,在16岁那年,他还参加了科比的篮球训练营。德罗赞在高中穿过两个号码,一个是乔丹的23号,另一个就是科比的24号。

“我在洛杉矶是看科比打球长大的。我仍记得科比在季后赛里投出的所有空气球,他遭到轻视,但最终逐步成为最伟大的球员之一。我对他怀有崇高的敬意。”德罗赞说道,“他为成为一名伟大的球员付出了极限的努力。”

时至今日,在德罗赞身上,你能够看到乔丹和科比打球的影子,有大量的中距离跳投,使用古典的打法。而这样的球员,已经成为联盟中的“珍稀物种”。

“我并非不能投三分,只是选择不去投。我是看着90年代的得分后卫的比赛长大的。”德罗赞说道,“即便现在,我依然会看很多的老式篮球比赛,会有大量的中投,我一直在观察,很注重这个。”

重新说回到德罗赞的择校问题上。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德罗赞拒绝了北卡以及亚利桑那州大的盛情邀请,而是选择了相对名气更小的南加州大学。德罗赞给出的理由很简单也很纯粹,那就是因为这里离家更近,他可以照顾正饱受红斑狼疮折磨的母亲。

对于德罗赞的到来,南加州教练弗洛伊德欣喜若狂,他太清楚德罗赞是怎样一名出色的球员。“在所有能跑能跳的小孩当中,德罗赞依然显得与众不同。”弗洛伊德说道,“就算是我的妻子在看到德罗赞后,也知道要把他选到自己的队里来。”

在大学的首场比赛中,德罗赞就贡献了14分,率队大胜加州大学欧文分校,获得了近4年来首次赛季开门红。而很快,弗洛伊德就把德罗赞和南加州的明星后卫、2008年探花秀梅奥联系在一起。

“梅奥是一个伟大的跳投手。”弗洛伊德说道,“而德罗赞填补了球队锋卫线上的空缺,他也是一个伟大的进攻终结者。”

德罗赞在大学时期的代表作是太平洋十校联盟锦标赛。在半决赛中,德罗赞狂轰21分以及大学生涯新高的13个篮板,率领南加州大学力擒名声显赫的UCLA。在决赛中,南加州对上亚利桑那州大,德罗赞和哈登这对好友同场竞技,各为其主。结果,菜鸟德罗赞的风头完全压倒了大二球员、当季场均23.1分的哈登。

那场比赛,在南加州大学的防守之下,哈登全场如同梦游,8次出手无一命中,仅仅依靠7中4的罚球得到了4分,创大学生涯新低。反观德罗赞,他13次出手命中了8球,高效地砍下了生涯新高的22分,外加8篮板3抢断。更难得的是,德罗赞22分当中,有19分来自下半场,他率队完成了逆转,最终获得了冠军。

整个大学生涯,德罗赞首发出战35场,场均13.9分不算太出众,但他在其中28场比赛砍下两位数的分数,显示了自己得分的稳定性。同时,德罗赞场均命中5.3个两分球,获得4.2次罚球机会,但三分球只有0.2个,已经定下了自己偏重中投的进攻风格。在南加州最后5场季后赛中,德罗赞场均得分飙升至19.8分,展示了自己成为超级得分手的潜质。

上完大一之后,德罗赞就宣布参加NBA选秀,他做出这个决定还是因为自己的母亲黛安,他要撑起这个家,让母亲接受最好的治疗。而得到NBA合同之后,德罗赞很快就回馈家庭,让家人住上了好房子,让父亲开上好车,让母亲享受最好的治疗条件,她红斑狼疮的病情也趋于稳定。

每一个成功者都有其成功的原因。德罗赞从小就有NBA的梦想,并且为了实现梦想,服从于父母的正确管教,学习偶像乔丹和科比的篮球技术和钻研精神,对家庭的责任以及对母亲的孝心,还有一直以来的努力、坚持和谦逊,才让德罗赞跻身全明星、猛龙队史得分王,成为NBA超级领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